双方重点就如何落实战略合作协议展开了深入交流,加快推进自然保护区内采矿权探矿权有序退出

图片 1

  我国当前能源发展主要矛盾是以化石能源为主的能源体系及其粗放式发展与经济高质量发展要求的不协调问题,需要转变能源发展方式,转换增长动力,提高能源服务质量,满足人民对绿水青山的美好需要。我国能源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能源生产与消费革命,处于加速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的战略转型期。
  国网能源研究院成果近日发布暨能源转型发展研讨会在京召开,会上发布了《中国能源电力发展展望》(以下简称《展望》),立足于能源中长期发展方向、发展方式、发展动力、战略步骤深刻调整的新格局,研判了中国能源电力到2050年的转型发展趋势。
  能源发展战略明朗
  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目标,中国能源发展战略方向已然明朗,能源革命正在加速推进。
  《中国电力报》报道,清洁低碳方面,我国能源利用带来的资源环境压力依然巨大。我国提出要持续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打赢蓝天保卫战。《展望》中提到,到2020年,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下降到58%以下,电煤占煤炭消费量比重提高到55%,天然气消费比重提高到10%左右。
  我国承诺将在2030年左右实现碳排放达峰,2020年、2030年单位GDP碳排放比2005年分别下降40%~45%、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在2020年、2030年、2050年分别达到15%、20%、50%左右。
  安全高效方面,我国能耗水平仍然偏高。《展望》中提到,我国设立了2020年单位GDP能耗将比2015年下降15%、2030年达到世界平均水平、2050年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节能目标,2020年、2030年能源消费总量分别控制在50亿吨、60亿吨标准煤以内,2050年实现能源消费总量基本稳定。能源安全是关系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根本利益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我国提出2020年能源自给能力保持在80%以上,2030年能源自给能力保持在较高水平的目标。
  能源体系全方位转型
  我国经济发展方式将转变,推动能源发展从总量扩张转向提质增效。我国未来经济发展将更多依靠资源高效利用、技术和制度创新驱动,对于能源的依赖程度逐步降低,经济增长与能源增长脱钩。此外,我国摆脱长期以来的能源供应紧张格局,能源发展正进入从总量扩张向提质增效转变的全新阶段。
  生态文明建设的大力推进,倒逼能源体系加速重构。第三次能源转型正在进行,推动人类能源利用从以化石能源为主向以清洁能源为主进行战略转型。
  能源体系全方位转型,意味着电力将发挥越来越重要作用。从现代能源系统生产、消费和配置各环节看,均意味着电力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以电为中心、以电网为平台的特点日益显著。电力系统在第三次能源转型时代也经历着深刻的变革,为电力系统引领能源系统转型提供源源动力。
  《展望》中表明,各类转型措施实施力度相对平衡:常规用能技术的能效提升速度逐步放缓,电气化水平不断上升,电锅炉、电窑炉、热泵、电动汽车等用电技术加快推广应用,天然气消费快速增长,煤炭消费减量化,石油消费相对稳定,终端能源消费结构稳步升级,终端能效水平稳步提升。新能源发展日益成熟,系统调节能力增强,电力系统“源-网-荷-储”协调发展局面逐步形成。国网能源研究院董事长(院长)张运洲表示,人类进入电气化时代以来,能源转型和电气化进程同步发展,两者关系日益密切、不可分割。宏观上就是要推动能源朝着清洁、低碳、高效、智慧方向转型,微观上就是要加速能源供应和终端消费的电气化进程。
  持续推动清洁能源发展
  未来我国将形成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展望》点明,在能源利用技术发展、效率提升基础上,我国将推动清洁能源大规模开发利用和电气化水平持续快速提升。
  终端能源需求即将进入增长饱和阶段,2035~2040年达到峰值后缓慢下降。按照发电煤耗法,中国一次能源需求约在2030年后进入平台期,总量稳定在57亿~58亿吨标准煤。其中,化石能源需求在2025年前后达到峰值41亿~43亿吨标准煤。按照电热当量法计算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则一次能源需求将在2030~2035年达到峰值,峰值水平降至48~50亿吨标准煤。
  在经济结构调整、用能技术进步和终端能源消费结构改善等因素共同作用下,终端能源利用效率将持续提高,2050年能源消费强度将下降至1/4。随着节能技术的大幅推广应用,我国基于用能技术的节能潜力释放逐步趋缓,基于用能结构升级的节能潜力贡献持续提升。人均能源需求处于4.0~4.2吨标准煤,低于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水平,表明中国可以走高效节约道路,以更低的人均能源消费水平支撑经济长期增长,改善广大人民生活。
  能源需求增长动力转换,用能部门结构朝着均衡方向变化。能源需求增长动力从工业部门转移到建筑和交通部门,工业、建筑、交通部门的终端用能占比从目前的6∶2∶1格局演变成4∶3∶3格局。工业用能需求在2025年前达到峰值后稳步下降,高耗能行业在工业部门中用能占比持续下降,交通和建筑部门用能持续增长。
  能源结构加速优化升级,清洁化水平显著提升。终端能源结构持续优化升级,天然气和电力占比快速提升,油品占比相对稳定,煤炭被替代程度逐步加深。2030年前电力取代煤炭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主导地位。一次能源结构持续朝着清洁低碳方向调整,煤炭、石油、天然气分别在2013年、2030~2035年、2040年达到峰值,非化石能源在2035~2040年取代煤炭成为第一大能源品种。2030年前非化石能源以核电和水电为主,2030年后风能和太阳能占主导地位。2050年太阳能和风能在一次能源需求结构中位居前两位。

  12月1日,湖南省政府印发《湖南省自然保护区内采矿权退出处置方案》和《湖南省自然保护区内探矿权退出处置方案》(简称《方案》),加快推进自然保护区内采矿权探矿权有序退出,确保中央环保督察反馈的问题整改到位。
  ——明确指导思想。《方案》要求各级各部门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决策部署,以中央环保督察为契机,坚持问题导向,对中央环保督察反馈违规设置的探矿权采矿权和其他涉及自然保护区的探矿权采矿权逐一进行整改。
  ——明确处置原则。《方案》明确,保护优先,绿色发展;依法处置,违规必究;积极稳妥,分类处理;统筹协调,共同推进的原则。把生态保护放在首位,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矛盾。既要保障采矿权人的合法权益,又要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针对不同情况实行分类处理,引导采矿权人有序退出,避免激化矛盾,维护社会稳定。
  ——明确处置方式和程序。两个《方案》根据自然保护区设立和探矿权采矿权设置时间先后顺序,要求湖南国家级、省级自然保护区内所有探矿权、采矿权通过直接关闭注销、部分避让退出和整体补偿退出等三种方式从自然保护区内退出,确保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得到有效保护。同时,两个《方案》还要求建立长效机制,确保自然保护区内不再新设探矿权采矿权。
  ——明确时间节点。中央环保督察反馈违规设置的探矿权采矿权于今年底前完成退出工作,其他涉及自然保护区的探矿权采矿权于明年5月底前完成退出。
  ——明确补偿方式和标准。两个《方案》明确了中央环保督察反馈违规设置的探矿权采矿权和其他涉及自然保护区的探矿权采矿权补偿方式和补偿标准。明确由自身原因导致探矿权采矿权失效的不予补偿,因客观原因造成的分情况给予补偿。
  ——明确责任分工。两个《方案》明确,县级人民政府作为退出工作责任主体,负责组织做好辖区内探矿权采矿权的退出工作;国土资源部门会同财政、环保、林业、农业、法制等相关部门,逐个探矿权采矿权确定处置意见。明确了政府及相关部门和矿业权人的责任,形成政府主导、部门协调、分工明确、责任落实的工作机制。
  两个《方案》的出台,是湖南省国土资源厅矿管处会同地勘处经过3个多月的广泛调研,充分论证拿出的,经过湖南省政府常务会议讨论通过。在确保政治站位前提下,充分考虑了矿业权人的利益。湖南挂勾冲锡矿在九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存在采矿权重叠问题,属于要求整改的一部分,该负责人说:“《方案》在资源和环保之间,做出了一个很好的制度性安排,既考虑了政治因素,又接地气,让我们从业者能够接受。

图片 1

 

 

  为落实总局与中国科学院武汉岩土力学研究所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近日,总局副局长潘树仁带队赴中国科学院武汉岩土力学研究所进行对接调研,与岩土力学所所长薛强进行了交流座谈。
  薛强对潘树仁一行表示欢迎,并介绍了力学所现有的人员结构、平台建设、项目与成果产出情况,重点介绍了污染泥土安全处置与高值利用技术,垃圾填埋场多级筛分资源化利用技术、及中宜生态园项目。
  潘树仁就总局、总院的产业发展,科研项目设置情况,重大工程情况、未来发展方向进行了简要介绍。
  双方重点就如何落实战略合作协议展开了深入交流。双方一致认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仅是第一步,重要的是要让协议真正落地,发挥作用。下步除了湖北局做好甘肃工程项目的施工外,双方还要建立对接机制,梳理好相关科技需求,力争开展实质性的科技合作。经讨论,双方确认各自的科技管理部门作为对接部门,负责沟通协调工作,同时建议近期从贵州鱼洞河项目固化废弃物处理,采空塌陷地质灾害防治岩石力学分析等方面进行科研合作。
  湖北局局长、党委书记徐小连、总局首席专家王佟、科技地质部部长吴国强及勘查研究总院、航测遥感局、科技地质部、湖北局相关人员参加调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