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社保,并进行了3种不同震源地震激发试验

中科院地学部咨询项目“地下明灯计划”现场勘查暨研讨会近日召开。中国科学院院士陈颙、姚振兴携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等21家科研院校及单位代表共同研讨浮梁县朱溪矿区开展的“地下明灯”探矿实验。

  2016年以来,我国煤炭去产能加速推进,为行业转型升级创造了机遇。同时,由于配套资金不足、后续政策不明朗等原因,部分去产能煤炭企业在职工社会保障和资产、债务处置上仍存在不小困难。去产能后,煤炭企业还有“后遗症”亟待治疗。
  社保“难保”:“年纪大了,连病都不敢生”
  职工安置是去产能工作的重点和难点。采访中,企业在安置职工中遇到的困难让《半月谈》记者印象深刻。
  六盘水市是贵州省煤炭去产能的主战场,2016年化解煤炭过剩产能589万吨。去产能以来,该市已平稳安置职工1万余名。上级拨付的去产能奖补资金主要用于与企业解除劳动合同的职工,对于内退职工的安置资金还存在缺口。
  与此同时,职工社保“难保”的问题也比较突出。
  “好多职工年纪大了,连病都不敢生。”水矿集团社会保险事业服务中心主任苏杰告诉记者,不少像水矿集团这样三线建设时期成立的工矿企业,医疗保险均是企业内部封闭运行,由于这些年企业效益不佳,企业医保基金处于亏空状态,没钱给职工报账。
  在这种情况下,有人寄希望于地方政府来统筹职工社保,但由于量太大,地方财力无力承接。
  同时,已纳入地方统筹的养老保险大量欠缴的情况,在去产能企业中也比较普遍。西部某市人社局统计数据显示,该市去产能企业目前在册职工欠缴的养老保险金达到19亿元,困难较大的一户企业欠缴的各类社保资金超过11亿元。
  不少地方的社保主管部门也尝试给去产能重点企业办理缓缴、趸缴、降低社会保险费费率。然而,这些手段大多只能在一定范围内、一段时间内“救急”,并不能帮助企业彻底摆脱社保“难保”的困境。
  面对职工安置和社保的资金缺口,企业希望加大财政投入,补齐部分困难企业在职工安置方面存在的资金缺口;创新企业与地方医保统筹方式,补齐企业医保欠账。同时,加快对关闭的资源未枯竭煤矿剩余煤炭资源价款的结算返还。
  资产难处置:“账面上看着一大堆,实际都是无用资产”
  除职工安置问题外,资产处置困难是煤炭去产能工作面临的又一难题。
  六枝工矿集团董事长龙海岑告诉记者,集团2016年去产能150万吨,分流安置了2300余名职工。“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特别是去产能后留下的巷道、设备、厂房不知该如何处置,很头疼。”
  “账面上看着一大堆,实际都是些无用资产,增加了不良资产的比重。”六枝工矿集团副总会计师马贵林算了一笔账,每米巷道的投入为1万元左右,去产能关井后这些巷道就废掉了,但仍被列入资产挂在账上,总量接近8亿元。“时间久了,水淹了,全部成为无效资产。”
  除地下巷道资产外,地面的土地厂房、机器设备也比较难处置。记者在多个去产能矿井看到,过去投巨资建设的厂房已关闭,几千平方米的办公楼全部闲置。
  事实上,这些闲置设备放在那里,还需要投入日常运维费用。这对企业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都是国有资产,企业不敢擅自处置,否则就是违规了。”西南某煤矿企业负责人说,去产能后的遗留资产之所以难以处置,主要是因为没有政策。由于现行的企业破产法缺乏完善的国有资产处置机制,即便是对关闭退出的国有煤矿破产清算,这一问题也难得到全面解决。
  正因如此,要尽快明确资产处置办法,完善对去产能企业的资产损失确认、遗留资产估值以及不良资产核销管理制度,尽快让账面上的有效资产“变现”、无效资产清出,加快不良资产的价值变现和价值提升,提高企业运行质量和效益。
  为解决资产处置问题,还应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对去产能后回收设备进行集中管护、统筹调配,提高设备利用率,降低企业生产成本。还可以鼓励有条件的关闭煤矿就地开展瓦斯等清洁能源开发利用。
  债务难偿:“官司每周都打,每天都有人来讨债”
  记者见到六枝工矿玉舍煤矿总经理李兴业时,他刚刚从法院回来。
  矿井关闭1年多时间,李兴业的大部分精力都用来应付大小官司,打一起输一起,根本无力谋划实施公司下一步的转型发展。“差不多是每周都要打场官司,每天都有人上门讨债。”
  让李兴业焦头烂额的是煤矿近1亿元的小额债权人债务。去产能前企业拖欠的工程款、材料款、设备款,总额不大,但涉及的小额债权人有104家,以煤矿目前的经营状况根本无力偿还。“一个几百万元的诉讼,有可能演变成一个系统问题,最后把整个集团都压垮。”马贵林告诉记者,2016年底,六枝工矿集团因为一个不到1000万元的诉讼,集团13个账户全部被查封。
  这对于一个经营极端困难、资金链异常脆弱的企业来说几乎是“致命一击”。
  小额债权人债务虽然规模较小,但因其涉及的主体多,处置难度更大,给企业带来巨大的压力。有人呼吁,加快探索小额债权债务处置方式,通过设立基金或引入第三方出资收购企业的小额债权人债权,减轻企业的债务压力。
  与此同时,煤企在银行的贷款也很难处理。截至2017年6月末,已披露财务报表的50家发债煤企样本企业资产负债率达到74.1%。
  化解过剩产能的煤企负债率普遍较高,许多已接近80%。由于国有煤炭企业大部分被关闭煤矿是非独立法人单位,其债务均由存续的主体企业统借统还或担保,煤矿关闭退出后,所有债务也均由存续的主体企业承担。
  可以说,去产能矿井的负债如不能与资产同步处置,将会使企业净资产减少,进一步恶化煤炭企业的财务状况和融资条件。
  去产能关闭煤矿债务处置,可比照执行原国有煤矿政策性关闭破产的有关政策,对可以明确贷款主体的银行贷款,可考虑采取停息挂账或计息挂账的方式处理,或者直接视为呆坏账予以核销。对不能直接明确贷款主体、由存续主体企业“统借统还”的煤炭债务,按退出产能占全公司总产能的比例,由财政统一进行债务核销,以降低集团母公司的资产负债率。

  从柴西英中探区日前传来捷报,狮58井喜获高产工业油气流,日产大量原油,日产天然气超过200万立方米,创青海油田单井日产天然气最高纪录。该井的高产预示着英雄岭构造带英中勘探取得重大突破,成为青海油田2017年油气勘探的收官巨作。
  英雄岭构造带位于柴达木盆地西部富烃凹陷区,依次划分为英西、英中、英东、英北四个大型构造,油源条件优越,各类圈闭发育,成藏背景有利,勘探面积达2950平方千米。狮58井位于英中一号构造的高点,11月30日,钻至5451.18米时发生溢流,关井后压力迅速上升至40兆帕,最高套压升至53兆帕,立压升至44兆帕,井口压力之高,实属罕见。
  12月1日17时06分,青海油田迅速启动井控应急预案,应急抢险队伍、消防、医疗、通讯、环境监测等专业和保障人员迅速到位;应急物资、现场应急设备的安装迅速到位……整整22个小时,一系列繁杂的防喷应急准备工作全部就绪。
  12月2日22时25分,针对现场井控风险评估,决定对该井放喷点火,放喷能量巨大,并伴有硫化氢气体。第一时间现场人员有序撤离,消防车、救护车24小时现场值守,调集硫化氢检测仪、环境监测车在井场、驻地、风向点实时监测,全面掌控周边环境变化。
  12月5日下午14时许,油田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石油管理局局长张维申赶赴狮58井现场,担任应急处置总指挥。当天16时30分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7人井控应急专家组赶到现场,并连夜组织召开方案讨论会,制订压井方案。
  彻底消除井控险情,尽最大努力保护油气层。12月10日15时40分,经过青海油田公司、西部钻探公司百余名将士十天十夜的连续奋战,与时间抢进度、以勇谋战险情、以韧劲克难题,狮58井成功封井,现场安全环保平稳受控。张维申说:“这是青海油田有史以来现场最复杂、风险最高、难度最大的一次井控险情,险情发现及时、组织得力、措施到位、处置得当,为今后高压、高温、高含硫气井应急处置积累了宝贵经验。”
  今年以来,青海油田利用三维地震资料处理解释成果,在英中新发现了5个构造圈闭,面积30平方千米。在钻进过程中发生溢流险情,结合现场处置情况,集团公司专家组认定,狮58井揭示的油气层具有高压、高产量、高含硫的特征。预计英中地区可新增天然气储量500亿立方米,石油储量2000万吨,建成15至20亿立方米天然气生产能力和10万吨原油生产能力。

“地下明灯计划”是由中科院院士陈颙牵头,联合国内各大顶尖科研院校及团队开展的中科院地学部咨询项目,旨在建立人工激发地震波发射台、探查大陆地下高精度结构,力争实现“天上有北斗,地下有明灯”。“地下明灯”研究团队于今年4月确立将由江西九一二大队承担实施的江西省地勘基金与中央地勘基金联动项目——浮梁县朱溪矿区作为江西探矿实验对象,其深部因探获286万吨资源量而问鼎世界最大钨矿。至今,研究团队在九一二大队及当地政府部门协助下,开展了大量踏勘、采样、布阵设点等工作,并进行了3种不同震源地震激发试验。

 

 

图片 1

 

 

姚振兴院士(中)察看朱溪项目部白钨矿岩芯

陈颙院士表示,朱溪钨铜矿是矽卡岩型矿床,同时实施了大量深钻,是一个有标准答案、全世界得天独厚的理想实验地,极利于检验老方法、发展新办法、探索新技术。

与会专家学者来到景德镇浮梁县朱溪矿区,参观气枪、震源车及气体震源现场实验。学者近距离感受震源激发,发现人工地震对环境、生物及居民生活影响均很小。随后,专家团队来到九一二大队朱溪项目部参观岩芯库,听取现场讲解。参观结束,研究团队继续召开研讨会,对意见及建议进行收集归纳,并形成会议纪要。专家认为,3种震源激发及接收效果良好,且较之传统震源具备安全、廉价、高效特点。同时,专家对震源点的布设、新仪器使用、工作进度调整及各部门协作等诸多关键问题提出了意见与建议。陈颙院士表示,此次实验数据未来将对所有项目参与团队公开,实现成果共享,推动科技创新。

据了解,“地下明灯计划”江西探矿实验后续工作将继续在朱溪矿区进行,并于2018年提交咨询报告。实验结果将对厘清扬子-华夏的碰撞拼贴过程与细节,拓宽找矿与勘探思路有重要意义,同时将推动成矿理论的创新研究,为“地下明灯计划”在深部找矿的应用提供范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