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石检测不合格,平台及时推出浮动定价交易模式

近期,国内现货钢价继续上涨,一些主导钢厂也在上调新的月度出厂价。但在钢价“火热”的背后,对于下游需求释放的担心还是普遍存在,钢市内成交跟不上价格上涨的现象,多少印证了这一种担心。  据国内知名钢铁资讯机构“我的钢铁”提供的最新市场报告,在最近一周内,国内综合钢价继续上涨了约1.35%。周初的时候,螺纹钢期货持续走强,铁矿石等原材料价格也明显上涨,再加上各地钢市内资源供给压力不太大,现货商家便继续推涨钢价。但问题很快反映出来,价格上涨后,成交未能跟上,部分商家出货较为困难,一周后期钢价的涨势逐渐趋缓。  据分析,在板材市场上,价格普涨,但各地的涨幅各有不同。在机构监测的20多个主要市场中,仅重庆市场中厚板每吨涨幅超过百元,其余市场的涨幅多集中在10至80元之间。钢价上涨中,成本推动型的特征较为明显。在上海等部分市场中,销售并不理想,商家报价虽然坚挺,但成交量较差,部分商家在实际成交中提供了一定的“优惠空间”。考虑到下游造船等行业依旧低迷,中厚板价格的涨势可能较为有限。热卷价格也普遍上涨,但相对高价位的成交显得乏力。  在建筑钢市场,价格也在上行,重庆、成都等市场的涨幅较为明显。市场内的人士反映,目前最为关键的是,市场内的资源供给压力相对而言并不太大,主导钢厂的出厂价格又在上调,虽然下游需求仍不稳定,但短期内钢价整体上还是有望保持坚挺。  铁矿石市场新一轮的上行走势还在继续。据“西本新干线”的报告说,在国内矿市场上,河北地区铁精粉价格继续上涨,吨价涨幅在20元左右,但钢厂的整体采购量并不大,矿商这一方面也在继续盼涨,低价位出货的积极性不高。进口矿价大幅上涨后有所回落,63.5%品位印度粉矿报价在每吨143.75美元左右,一周上涨7美元;普氏62%品位铁矿石指数为每吨140.5美元,一周也是上涨7美元。目前进口矿价已达到3月中旬以来的最高水平。经过钢厂的一轮“补库存”采购后,进口矿市估计会出现一个短暂的回调。  相关机构分析人员说,宝钢、武钢等主导钢厂9月份出厂价的上调,意味着后期现货钢市的到货成本将上升。随着闷热的高温气候稍有缓解,各地的工地用钢需求可能会有所好转。但是,如果期望下游需求出现超预期的改善,那是不现实的。钢市有可能回归窄幅震荡的格局。

记者从北京矿业权交易所得知,15日北矿所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迎来浮动定价交易模式上线后的第一笔成交。该笔交易的标的为FMG超特粉,价格条款为9月Platts
62%均价加1.6美元的溢价,数量18万吨。  北矿所相关负责人表示,近期铁矿石现货价格波动明显,买卖双方的交易风险逐渐加大,在这种市场环境下,平台及时推出浮动定价交易模式,有助于买卖双方更好地锁定未来价格风险,降低可能产生的交易风险。因此,该交易模式一经推出即获得了会员的广泛关注,成为会员交易的又一个新的价格结算选项。  据悉,上周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总申报有109笔,总申报数量1183.45万吨,成交2笔34.5万吨。上周申报主要集中在国际在途A、国际保税B和国内港口D三个板块,品种涉及58%粉1、麦克粉、纽曼粉、PB粉、杨迪粉1、Vale63.5粉等18个品种,产地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亚、巴西、印度、伊朗和其他。上周平台共计成交两笔在途现货,分别为固定价格的PB粉以及浮动定价的FMG超特粉。  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从2012年5月8日开市到2013年8月16日,总申报2813笔,总申报数量2.13亿吨,总成交159笔,总成交数量1661.61万吨,美元成交额18.42亿,人民币成交额22.08亿元。

三大矿山的铁矿石品位相对较高,同时价格也在相对高位,在目前的钢铁行业形势下,国内钢厂如果全部用主流矿成本太高,一般会加些非主流矿,甚至一些极端的钢厂全部改用非主流矿。  采购三大矿山的铁矿石,价格不好谈,而进口其他国家的铁矿石,不合格率却大幅增加。这一窘境,正摆在中国钢厂和贸易商们的面前。  根据河北出入境检测检疫局京唐港办事处披露,今年上半年,京唐港口岸进口墨西哥铁矿14批次,重量53.44万吨、货值6726.55万美元,不合格率达100%。  不过,有企业高层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检测数据都没问题,但不合格并不代表违约,“进口铁矿石的‘法律’是合同,违约是指与规定的品质相差太多,如果合同能满足需要,即使是规定的铁品位很低、杂质很多,外方也并不违约”。  资料显示,墨西哥铁矿石总储量约6亿~7亿吨,是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国。目前天津、日照、青岛以及宁波等地多家企业在墨西哥建立了选矿厂,与当地人合作开采矿山,或者直接采购原矿进行破碎、筛选,发往天津、日照和青岛等地。  “墨西哥矿存在问题是必然的,因为那边的铁矿石很少是来自一个矿山,一般都是拼凑出来的。”8月18日,刚从墨西哥考察回来的上述企业高层说。  本报记者采访了解,铁矿石进口不合格时有发生,不合格主要表现在铁含量偏低、力度偏差大、硫含量偏高等多个方面。  墨西哥矿检测不合格并非孤例。“京唐港口岸进口铁矿石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巴西、印度等24个国家,其中巴西、澳大利亚等国铁矿石的品质相对比较稳定,墨西哥、东南亚等国铁矿石存在问题较多,不合格检出率较高。”京唐港办事处在其官网称。  数据显示,今年1~6月份,京唐港办事处共检验进口铁矿石405批次、2413.15万吨,其中不合格货物178批次、853.39万吨,批次不符合率为43.95%,不合格货物重量占35.36%。  在业内人士看来,铁矿石检测不合格,很容易出现“掉品”的现象。“比如你买的时候铁品位可能是62%,到国内港口再检测时可能变成61%了,一般叫掉品。”有常年从事铁矿石进口的贸易商向本报记者称。  该贸易商介绍,一批铁矿石从卖方到买方,一般会经过两次检测,“比如从墨西哥进口,对方会提供一份外检,包括这批矿的含铁品位、其他杂质含量,甚至水分等,到中国港口后,还要经过国检(比如河北出入境检测检疫局),检测内容同样涵盖上述指标”。  他认为,两次检测过程中,内外两套检测标准肯定不一样,会出现矿石掉品的可能。“检测不合格并不代表这批矿完全不能用,有可能国检和外检不是完全相符。”  前述企业高层则向本报记者反映,供需双方的合同中一般有相关协议,比如铁品位掉了一个品位,会少支付多少美金。“一种是在合理范围内进行补钱,再有就是指标差多少进行惩罚性交钱,如果明显超标,也有退货的可能,但只要不是有意造假,双方还是会维护长期合作关系。”  前述企业高层表示,其从事铁矿石进出口十余年,至今没有遇到一单是通过退货解决的。“除了按照合同索赔,更严重的,还可以告对方诈骗。”  本报记者采访了解到,这些不合格矿石仍将进入钢厂使用,只是实际操作中要进行再加工,会增加炼铁、炼钢的处理成本,而硫磷等杂质含量一般也有相应限度,如果含量太多,则对环境造成更大的污染。“这种矿石,拿来生产螺纹钢还可以,但如果是高端的板材,就需要把硫磷控制在很低的程度。”我的钢铁网分析师曾节胜说。  目前,三大矿山的铁矿石品位相对较高,同时价格也在相对高位,在目前的钢铁行业形势下,国内钢厂如果全部用主流矿成本太高,一般会加些非主流矿,甚至一些极端的钢厂全部改用非主流矿。  “从非主流国家采购,可以起到补充的作用,现在很多钢厂都在提升配矿技术,对不同国家(地区)矿石都可以处理,但这些国家的矿相对稳定性要差些。”中联钢分析师胡艳平称,三大矿山的铁矿石同样可能存在质量不合格的类似问题,只是非主流国家的矿问题更突出一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