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推进煤炭规划矿区矿业权设置方案编制报审工作,山西每年对煤矿从业人员进行审核备案一次

山西青年报消息,长期以来,山西煤矿企业安全生产、人员素质以及制度落实等劳动用工管理制度的不健全影响着煤炭大省山西安全健康地发展。  为此,昨日山西省煤炭厅对外发布,全省煤矿企业实行从业人员审核备案管理制度。从今年开始,山西每年对煤矿从业人员进行审核备案一次,重点对煤矿企业现有从业人员劳动用工管理情况、当年新招录从业人员变招工为招生情况以及建设项目井下施工人员的劳动合同、社会保险等劳动用工管理等情况进行审核。  据悉,审核备案按照煤矿企业从业人员审核备案和煤矿建设项目井下施工人员审核备案进行。对于接受审核的煤矿企业,根据《山西省煤矿管理标准》、《山西省煤矿现代化矿井标准》等要求,必须制定并落实变招工为招生计划和方案。  此外,煤矿企业对各级政府和部门在检查中发现的有关煤矿劳动用工方面存在的问题必须已全部整改完毕。煤矿从业人员权益得到有效保障,无遗留问题。  同时规定,每年3月底前,煤矿企业若未按规定进行从业人员审核备案或审核备案未通过,将对其停工停产进行整顿。若煤矿建设项目未按规定进行井下施工人员审核备案或审核备案未通过,该项目将不予批准开工建设。已开工的煤矿建设项目,未及时进行审核备案或审核备案未通过,项目将被停工进行整顿。

今年,新疆以三大成矿带、找矿远景区和重要矿集区为重点,投入16.23亿元,部署“358”项目362个,围绕煤炭、铁、铜镍、铅锌、金、钾盐等急缺大宗矿产和稀有金属,力争实现找矿新突破。  新疆厅编制完成了《新疆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实施方案》,开展了新设整装勘查区遴选和论证工作,若羌县北山地区镍(铜)金成矿带、哈密市卡拉塔格地区铜(锌)矿整装勘查区实施方案获国土资源部批准,完成自治区和部分县市三类矿产矿业权设置方案局部调整,积极推进煤炭规划矿区矿业权设置方案编制报审工作。三塘湖煤田矿业权设置方案已获国土资源部批准,五彩湾煤炭矿区矿业权设置方案国土资源部已同意备案,同时全面推进矿山整合,提升矿产资源综合开发利用水平。  严格矿业权审批管理,上半年新疆厅共受理探矿权申请1871件,颁发勘查许可证1307份;受理采矿权申请206件,颁发采矿许可证159份;换发采矿许可证1102份,有效解决了一批越界开采、矿界重叠、超能力生产、欠缴各项费用及历史遗留问题。严格落实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制度,上半年缴存保证金1.09亿元,累计缴存金额14.59亿元。

当前,煤炭行业普遍经营困难,煤炭企业税费负担重的问题更加凸显。  “煤炭企业税费负担,重就重在煤炭生产板块。”前不久,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对神华集团、中煤能源集团、山西大同煤矿集团、山东兖矿集团、河南煤业化工集团、陕西煤业化工集团等20家煤炭企业近4年(2009年至2012年)的煤炭税费负担情况调研后,得出了这一结论。  调研结果显示,2012年,20家煤炭企业税负占全部营业收入的6.54%,比全国其他行业税负水平略高。但是,煤炭生产税负却占煤炭销售收入的21.23%,比煤炭企业税负高出14.69个百分点。加上煤炭生产行政性收费占煤炭销售收入的14.0%,煤炭生产税费负担占煤炭销售收入的比率达到35.23%,远远高于我国的其他行业和国际同行业。  增值税、行政性收费占大头  现代煤炭企业已不是单一生产煤炭产品的企业,其在行业兼并重组、延长产业链、煤炭贸易、物流等方面发展迅速。20家煤炭企业中,大多数企业煤炭销售收入占全部营业收入的比率已降到50%以下,非煤产业的产值远远超过了煤炭生产产值。  “只研究煤炭企业税费问题,已不能真实反映煤炭生产企业的税费负担情况,必须深入研究煤炭生产税费问题。”这是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开展此次调研的根本所在。  调研结果显示,增值税是煤炭生产企业的第一大税种,年增值税额占总税额的60%左右。2012年,20家煤炭企业产品增值税税负占全部营业收入的3.59%,由于非煤产业比重增大,煤炭企业增值税税负水平随之下降。但是,煤炭生产增值税税负占煤炭销售收入的12.73%,比企业增值税税负高出9.14个百分点,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至4倍。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调研组指出,2009年,国家实行增值税改革,将煤炭产品增值税税率由之前的13%提高到了17%,煤炭企业非但没有受益,增值税税负反而加重了。增值税改革本身并不完善,煤炭生产所用的矿井和技术装备,在矿井基本建设和技术改造期间被集中投入,等进入生产阶段后,大型设备等固定资产的投入减少,新增固定资产进项增值税抵扣较少。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调研组分析认为,煤炭生产增值税税负处于超重水平的原因大抵有二。一是煤炭生产属于自然资源开采行业,没有原材料消耗,生产过程中的大量投入不能取得扣税发票,存在技术型重复收税;二是煤矿建设与生产实行不同类型税种,在取得的扣税发票中,很多不能纳入抵扣范围,存在类型差异型重复征税。  除了增值税外,行政事业性收费也令煤炭生产企业“头疼”。20家煤炭企业中,煤炭生产行政事业性收费包括矿产资源补偿费、矿业权价款、水土保持费、水利建设基金、土地使用费、环境治理保证金、可持续发展基金、煤炭价格调节基金、铁路建设基金、港口建设费、征地迁村费、生态修复补偿费、煤矸石排放费等,加上企业为职工缴纳的“五险一金”,收费负担占煤炭销售收入的14.0%。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调研组指出,20家煤炭企业“五险一金”的收费负担占煤炭销售收入的6.69%。煤炭生产企业用人多,工资成本占经费支出比重大,多数煤炭企业的人工成本占总成本的比重超过50%。虽然现代化程度不断提高,但是煤矿用人数量并没有减少。  清费立税可立即有所作为  在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下,解决煤炭市场问题不是一两年的事。眼下最要紧的,是帮企业渡过难关。  “立竿见影的方法是清费立税,这是相关部门可以立即有所作为的。”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调研组开出了这一良方。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调研组建议,扩大煤炭产品进项税抵扣范围,把煤炭资源和环境类支出按规定税率实施进项税抵扣,或将煤炭生产增值税由17%恢复为13%,把煤炭产品增值税实际税负降到合理水平。  清费立税的目的,是为煤炭企业争取喘气机会。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调研组建议,取消铁路建设基金、港口建设费、煤炭价格调节基金等行政性基金和收费项目,将性质和用途基本相同的收费项目合并,减少重复性收费。  当前,资源税改革似已箭在弦上,业内外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对此,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调研组表示,资源税改革应考虑煤炭企业税费负担过重的现实。20家煤炭企业煤炭资源税实际税率仅为0.75%,改革后拟按照销售收入的3%至5%计征,煤炭税负水平将提高2.25个至4.25个百分点,这对煤炭企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调研组认为,我国西部地区因资源条件好,对煤炭资源税改革的呼声较高,东部地区并不热衷于此。新中国成立后,东部地区的煤炭企业为国家建设出了力、尽了责,如今多数进入“老年期”,地方政府应适时建立资源税返还机制,帮助企业转型发展。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调研组建议,资源税改革实行差异税率,西部地区的煤炭资源税高一点,东部地区的煤炭资源税低一点,形成西高东低的梯形结构。  “煤炭资源税改革,增多少税就要减多少费,保证清理杂费带来的成本降低能够与煤炭资源税改革带来的成本增加相互抵消,甚至前者应减得更多。”这是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调研组反复强调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