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生产者价格环比下降0.3%,  光伏产业发展将获多重政策支持  包括光伏产业在内的

在此之前的五年,历史不经意完成了一次耐人寻味的叙述──我国以连续3年光伏新增装机容量超过1000万千瓦的成就讲述着能源结构优化的提速,也以跃居世界第一的光伏发电装机总量展示了清洁能源是如何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绿色引擎。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十三五’时期,中国每年将新增1500万千瓦到2000万千瓦的光伏发电,继续保持全球最强劲增长。”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掷地有声的话语,宣示了信心,吹响我国光伏产业踏上“十三五”新征程的号角。  时间丈量着发展的进度,也标示出攀登的高度。更高的起点,意味着更大的挑战。整装抬首,顿觉对我国光伏产业的思考已经不再是如何赶超世界,而是如何继续保持世界领先。  2020年太阳能发电装机有望达1.6亿千瓦  “十三五”光伏产业发展的卷轴倏然铺开,不难窥出其少了“突击情结”,更远离了“运动式”思维,多了沉稳练达,多了科学理性。数字背后蕴深意。根据国家能源局提供的规模发展指标,到2020年底,我国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有望达到1.6亿千瓦,年发电量达到1700亿千瓦时。其中,光伏发电总装机容量达到1.5亿千瓦,太阳能热发电总装机容量达到1000万千瓦。太阳能热利用集热面积保有量达到8亿平方米。  与规模相比,电源结构也值得关注。根据规划,到2020年底,太阳能发电装机规模在电力结构中的比重约为7%,在新增电力装机结构中的比重约为15%,在全国总发电量结构中的比重约为2.5%。  采集金色阳光,掇菁撷华之后的绿色热能,也将幻变成百姓人家的一抹光亮、冬日里的一份温暖。根据结构发展指标,到2020年底,我国将实现全国城镇建筑和广大农村地区民用热水、集热面积保有量2亿平方米;供热采暖、制冷空调系统集热面积保有量1.96亿平方米;大型区域供热站示范项目200座,集热面积保有量400万平方米;工农业供热应用集热面积保有量1.5亿平方米。  披光而行,行路至此。站在能源革命兴起的机遇期,直面“十三五”的任务压力和使命召唤,准确研判当前光伏发展面临的形势和挑战,对我国今后做好光伏产业发展工作至关重要。  经历10年的积蓄和近5年的跨越式发展,我国光伏产业已经走到了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一方面是在大气污染和减排目标压力下,光伏产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另一方面,未来从替补逐渐走向替代,将面临其他各类能源的竞争,市场消纳压力更趋严峻。  来路镌刻着慎行与理性,而去程愈发饱含着筹谋和希冀。比规划目标本身更值得期待的,则是贴合市场需求的高质量产品和服务,以及日趋优化完善的建设布局和运营模式,这才是光伏产业发展红利之源。  对此,国家对于“十三五”时期光伏产业技术创新提出了明确指标,比如单晶硅电池、多晶硅电池、新型薄膜太阳能电池的产业化转换效率分别达到23%以上、20%以上和20%左右。  光伏产业发展将获多重政策支持  包括光伏产业在内的“十三五”能源规划工作启动以来,基础调研紧锣密鼓,编制部署逐步铺开,示范试点渐次向纵深推进。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跟进解决,一个节点一个节点扎实推进,一个方案一个方案有序推出……随着一系列具有标志性、关键性、引领性的配套措施落地生根,一份光伏产业发展蓝图正在孕育迸发。  刚刚过去的“十三五”开局之年首季,国家能源主管部门已统筹谋划、全面布局,整体推进、重点突破,在光伏领域开出一剂剂破除顽瘴痼疾的良方。其大力推进光伏产业平衡发展,大道行思,革故鼎新;切实解决可再生能源全额保障问题,履机乘变,奋发有为。  不断深化的战略布局,铺就光伏产业的理性轨道———持续完善太阳能光伏发电市场体系,快速扩大光伏发电规模化利用水平。根据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因地制宜地促进光伏多元化应用;结合电力体制改革,全面推进中东部地区分布式光伏发电;结合送出通道,推进大型光伏基地建设;综合土地和电力市场应用条件,积极打造光伏发电综合利用、电价改革等示范基地。  清晰明确的“施工图”,引领热发电产业稳步推进———加速推动太阳能热发电产业,通过技术进步和示范推广,促进太阳能热发电产业迈向成熟。加强太阳能热发电规划工作,推进技术标准体系建设;提高已建成示范项目的经济性和管理水平;依托相关电价政策研究和制定,推动产业规模化发展。  环环相扣的推进链条,保障规划举措落实落地———进一步规范太阳能热利用市场和服务体系。依据太阳能资源分布、气候差异、经济发展水平、市场能源需求等情况,以及技术成熟度和市场化前景等因素,因地制宜,加快新型利用方式的产业化和多元化进程,培育新的增长点。统筹规划、研究制定国家太阳能利用规划;建立和完善多元化发展政策体系,加大政策引导和扶持力度,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引导行业创新、健康、持续发展。  从定向调控到结构优化,从创新驱动到内需发力,我国光伏产业的“十三五”步伐,在一个又一个工作节点的清晰标注下,在一份又一份支持政策的护航保障下,扎实稳健向前迈进。

4月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生产者价格环比下降0.3%,同比下降14.5%,1-4月同比下降16.7%。4月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生产者价格环比上升12.8%,同比下降26.7%,1-4月同比下降33.8%。4月黑色金属矿采业生产者价格环比上升3.2%,同比下降7.5%,1-4月同比下降14.6%。

——福建省煤田地质局副局长陈泉霖谈地质找矿理论创新  “福建找煤的主要靶区应集中在红层下、火山岩下、滑覆体下和推覆体下。”当前,这一被称为“四下”的找煤新模式,正在成为指导福建煤田地质局煤炭勘查的理论利器。  “四下”找煤模式源于福建省煤田地质局承担的省国土资源厅科研项目《福建省二叠纪含煤区深部煤炭赋存特征与找煤模式》,是在应用滑脱构造控煤理论指导深部找煤实践的基础上创新建立的。福建省煤田地质局副局长、总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陈泉霖表示,这一创新性的理论将成为南方(东部含煤区)实现找煤新突破的引擎。  福建找煤理论在探索中不断深化  福建找煤的历史,是一部别具特色的理论创新发展史。为了打破中外地质学者和专家认定福建煤炭赋存“只有星星,没有月亮”的论断,福建省煤田地质局几代地质工作者从未停止过探索的步伐。  陈泉霖介绍,福建省含煤区以构造复杂闻名全国,全省各煤田隐伏区、半隐伏区深部煤炭资源的赋存规律、赋存条件,以及如何开展地质勘查一直未得到彻底的认清和解决。  上世纪80年代末,随着福建省二叠纪含煤地层“铁柱子”的建立,滑脱构造控煤理论逐步成熟,福建煤田地质界形成了“地层是基础,构造是关键,找煤是目的”的共识。  陈泉霖介绍,这一认识初步解决了福建省主要含煤地层及构造控煤规律等问题,为成就龙岩、永定、天湖山等煤炭生产基地的勘查开发作出了贡献。40多年来,福建煤田地质人在这一认识的指导下,先后提交煤炭资源量15.47亿吨,在缺煤的福建创造了找煤奇迹,被誉为“江南煤勘的一颗明珠”。  在含煤地层研究方面,他们重点研究了含煤地层的划分与对比,将早二叠世含煤地层划分为下二叠统(现划分为中二叠统)童子岩组(曾分别称龙岩组、加福组),将童子岩组又细分3个段、5个亚段、12个标志层等,基本查明了含煤岩系地层特征。  地层问题解决后,项目组在煤田地质勘探过程中,发现煤田内普遍发育一种缓倾角断裂,这种断裂对煤系地层的赋存影响很大。于是,他们将构造研究延伸为研究“断裂、褶皱——缓倾角断裂——滑动构造——滑脱构造、逆冲推覆构造”,通过对构造特征认识的不断深化,终于提出了“滑脱构造控煤”的理论。  建立福建隐伏区下的“四下”找煤模式  陈泉霖介绍,在滑脱构造控煤理论研究方面,根据其对煤系地层赋存的影响程度,可划分为滑覆构造和推覆构造两大类。滑覆构造又按其发育的层位性划分为顶部滑覆、层间滑覆、底部滑覆三种类型;推覆构造按其发育的层位性则划分为盖层推覆、层间推覆、基底推覆三种类型。  在多年找煤实践中,他们得出普遍经验是,判断一个煤矿区是否备进一步勘查开发价值,关键看该矿区的滑脱构造对煤系地层的影响大小。有的矿区由于滑脱构造的破坏,虽然有大面积的童子岩组地层出露,但深部主要可采煤层已遭受严重破坏,失去勘探价值;而有的矿区,面上童子岩煤系地层虽然不多,有的还被上伏地层所完全覆盖,但由于滑脱构造的存在,致使煤系地层的赋存深度相对变浅,应为具有勘查价值的远景区。  从滑覆构造、推覆构造不同类型对煤系赋存影响程度不同分析,隐伏区下找煤的关键是要研究滑覆构造中顶部滑覆构造和基底推覆构造的类型。若煤系盖层中存在滑覆构造,那么煤系地层的赋存深度相对变浅,易于勘探;若煤系上方的老地层证实为推覆体,其下就有可能存在煤系地层。  “我们因此引申出新的构造找煤模式:将应用滑覆构造控煤理论进行的找煤方式,定义为滑覆体下找煤;将应用推覆构造控煤理论进行的找煤方式,定义为推覆体下找煤。”陈泉霖说。  陈泉霖介绍,项目组在半隐伏区勘查过程中发现,在闽西南坳陷区内、该条带南部的龙永煤田,大面积分布的上白垩统沙县组红色沉积碎屑岩(俗称“红层”)及在东条带天湖山煤田中大面积分布的中上侏罗统火山沉积岩(俗称“火山岩”),在许多矿区,其直接不整合覆盖在煤系地层或煤系地层上伏地层翠屏山组等新地层之上,指示了在其他矿区“红层”或“火山岩”覆盖层下应该有可供勘查开发价值的煤系地层。  这些现象说明了闽西南坳陷区内,“红层”、“火山岩”盖层下,可能赋存有可供勘查开发的煤系地层。所以,项目组研究提出隐伏区下找煤的另外两种模式:在“红层”覆盖层下的找煤方式——“红层”下找煤,在“火山岩”覆盖层下的找煤方式——“火山岩”下找煤。  至此,福建隐伏区下的找煤模式可以归纳为:“滑覆体”下、“推覆体”下、“红层”下、“火山岩”下等四种找煤模式,简称“四下”找煤。  应加大新理论在适宜地区的推广应用  陈泉霖介绍,“四下”找煤模式理论创新主要体现在6个方面:  一是确立了福建深部找煤的构造控煤理论与勘查核心技术组合。  二是厘清了煤田推覆、滑覆构造类型、分析了不同构造类型对煤系地层的影响程度。  三是从有利于隐伏区地质找煤角度看,提出了“推覆体下”和“滑覆体下”找煤模式。  四是建立了“四下找煤”方法组合,提出了福建省找煤的主要靶区应集中在红层下、火山岩下、滑覆体下和推覆体下。  五是在沉积学研究方面,采用了层序地层分析方法,对含煤岩系沉积环境进行了简要分析,并研究了聚煤盆地层序的地层格架、岩相古地理及聚煤规律,提出了叠加改造盆地的概念。  六是提出了煤矿区综合找矿的思路及煤系综合矿产资源评价的主要矿种。  理论创新是否有价值,只有经过实践检验、评价才能确定。那么,“四下”找煤理论在指导找矿过程中取得哪些成效?  “‘四下’找煤模式的建立,源自福建找煤的实践总结,对福建省煤炭勘查的找煤指导意义非常明显。”陈泉霖说。  据他介绍,在进行课题研究过程中,项目组预测了37个找煤远景区(靶区),预测资源量约37亿吨,其中,提出滑覆体下预测区15个,预算资源量13.6亿吨。根据“四下找煤”模式所圈定的靶区,仅“滑覆体下”先后就经勘探证实:在永定县东门地矿区、永定县悠远矿区、漳平市内林矿区、永安市龙塘矿区、永安市义窠矿区等矿区发现了煤炭资源,新增资源量超过2亿吨。其他“推覆体下”的大田县水井坑井田;“火山岩下”的永安市福溪矿区、永春县含春北矿区、永春县新村西矿区;“红层下”的新罗区仁盘矿区、新罗区红林坪—津头矿区、新罗区上洋坑矿区等累计发现资源储量超过1.5亿吨。  陈泉霖认为,地质找矿工作的研究对象是地层、构造、岩浆岩及岩石、矿物的结构、构造。地质现象千差万别,错综复杂,特别是我国地域辽阔,成矿条件、成矿规律只可类比,不能照搬。不过,从运用唯物辩证法关于事物普遍联系的原理和矿产勘查学中的地质类比法上看,我国东部煤田涵盖山东、安徽、江苏、湖北、湖南、吉林、辽宁、江西、浙江、广东、福建等省区,推覆、滑脱(覆)构造发育,应该可以借鉴这一理论,进行进一步的对比研究。  “东部地区浙江、广东火山岩发育,江西、浙江等地同样发育白垩纪‘红层’,地质条件较为相似,因此,‘四下’找煤的模式,或将成为南方(东部含煤区)实现找煤新突破的引擎。”陈泉霖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