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区政府组织相关部门持续开展打击黄金盗采行动,中国正计划向巴西转移钢铁产能1000万吨

导读:除了鞍钢和马钢,宝钢、武钢虽也有兴趣,但由于这两家此前已有在巴西建厂的失败经验,因此会谨慎观察一段时间。  在政府层面“中央热、地方冷”、企业层面“眼睛向前、身体观望”、待分流职工“能理解、难接受”等多重困境下,中国钢铁“去产能”艰难推进。即便如此,中国依然成为国际钢铁行业众矢之的,“双反”贸易摩擦持续加剧。在此背景下,中国开始寻求另一条“出海”之路。  5月16日,中巴新能环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胜生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透露,中国正计划向巴西转移钢铁产能1000万吨,其中一期规模300万吨,国内数家拥有先进产能设备的大型钢铁企业将形成联盟体,抱团出海。  此举不仅将加速压减国内严重过剩的钢铁产能,还可以有效规避欧美等国针对中国发起的“反倾销、反补贴”贸易调查。  去年5月中下旬,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巴西等拉美四国,“国际产能合作”为访问定调主题之一。  就在李克强踏上访程的前一天,国务院正式发布了《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意见》。这也是首次以国务院文件的形式推进国际产能合作。  上述《指导意见》将钢铁列为12大重点“出海”行业的第一位,明确提出,“结合国内钢铁行业结构调整,以成套设备出口、投资、收购、承包工程等方式,在资源条件好、配套能力强、市场潜力大的重点国家建设炼铁、炼钢、钢材等钢铁生产基地,带动钢铁装备对外输出”。  中巴新能环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正是在此背景下,于去年8月初注册成立。界面新闻记者查询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该公司由山东泰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山东沂源兴国矿业有限公司、北京汇泉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和麦多投资有限公司等多家民营企业共同注资5000万元,主要以自有资产对钢铁项目进行投资以及货物进出口。  中巴新能环钢铁公司正在筹备组建中。该公司筹备委员会副主席、钢铁国际战略专家许中波对界面新闻记者称,尽管巴西当地钢厂“不乐意”,但巴西政府看中中国上述千万吨钢铁产能转移项目对当地税收和就业的拉动,已表示将在马拉里昂州免费提供20平方公里土地的实质性支持,目前正在走法律程序。  许中波称,其已向国内多家大型钢铁企业发出邀请,“鞍钢、马钢都表示出了兴趣。宝钢、武钢虽然也有兴趣,但由于这两家此前已有在巴西建厂的失败经验,会谨慎观察一段时间。”  鞍钢集团董事长唐复平对界面新闻记者称,该公司已获知上述项目相关信息,但尚未开展相关可行性研究工作。不过他承认,“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考虑。”  许中波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上述产能转移项目尚处于研究阶段,包括项目将主要针对何种市场需求、转移何种生产设备、投资回报率将有多少等等。  澳大利亚工业、创新与科学部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巴西今年的粗钢产量预计为2700万吨,消费量预计为1200万吨。不仅如此,到2020年,巴西粗钢产量预计将下滑至2400万吨,而消费量亦将下滑至1000万吨,市场容量并不大。  不过,许中波称,巴西可作为中国海外钢铁的一大生产基地,不仅仅是满足巴西当地需求,还可以辐射至南美其他国家和北美地区。  上述报告显示,美国2020年的粗钢消费量预计将从去年的7900万吨,大幅升至1.6亿吨。  千万吨钢铁转移项目的投资规模亦未明确。许中波称,由于项目并不需要新建生产线或购买新设备,而是直接将国内已有产能设备“搬迁”过去,因此只需要改造、安装和房屋建设等环节的资金,数额不会太大。  “参与的钢铁企业可以出资,也可以只提供设备。”许中波称,目前国家开发银行驻巴西分行已表示将提供贷款支持。  向中国钢铁产能伸出“橄榄枝”的不只是巴西政府。  在5月16日于北京举行的第九届中国国际钢铁大会上,印度金德尔钢铁与电力有限公司董事长纳文·金德尔称,“以前我们总是购买欧美的钢铁技术,现在也很想购买中国的技术,很期待中国去印度投资,并将设备转移至印度。”  印度是当前全球为数不多的钢铁继续保持扩张的国家。前述报告显示,印度今年粗钢产量和消费量预计分别为9700万吨和9800万吨,2020年将分别增加至1.27亿吨和1.33亿吨。  宝钢集团总经理陈德荣称,中国即将进入“钢铁GNP”大于“钢铁GDP”时代。GDP是指国内生产总值,代表国内本土产出,而GNP是国民生产总值,代表本国资本在全球的产出减去外资在本国的产出。  目前中国钢铁的GNP基本等于GDP,因为外资在中国本土钢铁的投资受限,中国钢企在海外投资也不多,而日韩等国,乃至印度的钢铁GNP均大于GDP。  “我们错误地以为后工业化时期发达国家的钢铁业都在衰退,其实衰退的只是本土的产业,这些国家的钢铁企业并未衰退,其通过全球化仍在扩大产出。”陈德荣称,中国钢铁业的全球化时机已经成熟,随着“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推进以及本土市场的饱和倒逼中国钢铁企业对外投资,中国钢铁资本将进入净流出时代。

今年前4月,全国有色金属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上涨。市场监测数据显示,2016年4月全国大宗商品价格指数(CCPI)中,有色金属类商品价格指数比年初上涨8.1%。铜、铝、镍等重要有色金属吨价,今年5月初与前期低点相比,普遍上涨了数百、上千元。可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有色金属价格扬升局面未能持续,发展为全面反转,反而再次跌落。目前国内有色金属价格跌幅已在10%左右,上海期货交易所的铜、铝、锌主力合约价格已经连续数周下降。  中国有色金属行情在强劲反弹之后,未能发展为全面反转,主要受到五个方面因素制约:  一是决策层否决了短期性强刺激,尤其是反对加杠杆强推经济增长。最近权威人士告诫市场,中国经济“L”型走势将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要彻底抛弃试图通过宽松货币加码来加快经济增长的幻想。现在市场降准和降息预期正在消退,市场信心也受到很大打压,甚至再次转入悲观,经济“硬着陆”担忧开始蔓延。受其影响,一段时期内中国有色金属需求难以显著增加,包括实体经济需求、补库需求、投机需求等多个方面需求。  二是中国有色金属产能巨大,仍然市场虎视眈眈。尽管因为前期市场价格跌破中位成本,全国有色金属企业利润急剧缩水,甚至出现亏损,致使产量减速,市场供求关系改善,但是这些庞大产能依然存在,并未真正退出市场。而一旦价格回升至有利可图,几乎所有企业都会争先恐后复产和增产,地方政府出于多方面考虑也会乐观其成,这是什么力量也阻挡不住的。大量新增资源就会一拥而上,重现严重供大于求局面,价格势必再次大跌。  三是由此引发市场恐高心理。受其影响,有色金属全产业链那个环节也不敢大量囤积货源,致使社会库存一直低于合理水平。今年4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中,分项原材料库存指数为47.4%,比上月下降0.8个百分点,低于临界点,表明制造业有色金属、钢材等主要原材料库存量继续下降。  四是现今中国资金市场上“钱”太贵。据有关资料,最近发行的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是1.71%,而最近发行的中国三年期国债,利率为3.9%,五年期为4.32%,这还是已经下降后的利率水平。两相比较相差将近3倍。由于资金市场上“钱”太贵,指望资金市场上“借鸡生蛋”很难以获利,所以极大抑制了各方面投资积极性,尤其是抑制了国民经济“短板”领域的民间投资,因为这些领域的平均利润本来就很低,所以才会成为国民经济“短板”。所以迄今为止中国投资形势仍不理想,尤其是今年1季度民间投资同比增速大幅回落7.9个百分點。  五是美联储加息预期威慑强大。美联储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世界央行。虽然迄今为止美联储继续按兵不动,但美联储加息预期仍在,并且对于全球大宗商品行情形成重大威慑。如果美联储继续加息,一般情况下将会引发美元指数扬升,压迫有色金属产业链成本,从动力、燃料、矿石、焦炭及物流费用的全面走低,最终累积有色金属成本再下台阶,其价格成本支撑力度相应削弱。  正是由于上述五个方面因素制约,所以有色金属价格在超跌反弹后难以持续下去,出现长时间的、全面性的大幅度上涨。而有色金属市场行情的全面反转,则一定需要全球经济的全面复苏,需要世界主要基本建设高潮兴起,需要“一带一路”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大规模启动,需要中国经济补短板的全面落实与提速,需要中国经济增长潜力的全面显现等,但现今这些条件都不具备,所以短时期内有色金属行情难以全面反转。  近期铜、铝、锌、镍等有色金属价格未能持续上涨,再次转向跌落,其实是对前期投机泡沫的很大积压,更有利于有色金属市场的健康发展。这是因为,前段时期有色金属价格上涨因素,除了超跌反弹、需求好转等主导因素之外,投机资本乘机炒作,推波助澜也是重要原因。有色金属价格因为投机泡沫而过快、过猛上涨,确实不利于中国经济稳定增长。比如抑制中国外贸顺差红利、加大国内物价成本推动、冲击供给侧结构改革、产生未来市场风险、挤压宏观调控施展空间等。正是看到了这种弊端,所以国内监管部门迅速出手,商品期货交易所相继出台监管和降温措施,包括提高交易手续费、增加保证金、打击高频交易等,重点抑制市场过多投机泡沫,这些都是十分必要的。而随着有色金属价格的大幅跌落,市场行情中的投机泡沫势必受到很大积压,当价格跌落重新逼近中位成本之后,也会抑制过剩产能的较多释放,这有利于有色金属市场的健康发展。  不仅如此,我们还要看到,中国有色金属市场“好声音”仍在发声,也并未消失。比如近期决策部门继续浓墨重彩短板领域大手笔投资,发挥其在经济稳增长的关键作用。一是两部委启动交通基础设施重大工程建设三年行动
重点推进303个项目,投资约4.7万亿元;二是国务院斥资万亿元,振兴东北经济;三是针对民间投资增速急剧下滑(今年一季度,我国民间投资增速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9个百分点),发改委出七招稳定民间投资。所有这些,都会成为有色金属巨大需求潜力。  由此可见,因为中国有色金属产能巨大,继续市场虎视眈眈;因为市场价格大幅涨跌会对有色金属产量产生巨大影响,并且最终引发供求关系巨大变化;因为有色金属生产对于中位成本敏感,真正决定其产量增减方向与增减力度;因为社会库存低于合理水平,市场供求关系蓄水池缓冲效应薄弱;因为决策部门继续大手笔国民经济短板领域投资,有色金属市场“好声音”继续发声;因为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强大威慑;因为市场多空双方博弈力量的强大与均势;还因为投机资本双向推波助澜,所以年内有色金属市场继续过山车行情,这个市场预期亦维持不变。

5月14日,北京市平谷区政府接到金海湖镇政府报告:有人在平谷区金海湖镇黑水湾村非法盗采金矿,初报有2人受伤已送医救治,另有5人被困井下。接报后,平谷区立即启动应急机制,实施全面搜救。后在井下发现5具男性尸体,2名在医院救治的伤员中1人因急性吸入重度有毒气体经抢救无效死亡。  目前,北京市相关部门及时赶赴现场与平谷区共同开展救援工作。金海湖镇政府成立了7个善后工作小组迅速开展工作,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截至15日,刑事拘留6名涉案犯罪嫌疑人。为防止此类案件再次发生,平谷区已部署在全区进一步开展严厉打击盗采专项整治行动,制定方案并督促落实。  据了解,金海湖镇金矿矿区面积2万亩,矿区面积大,洞口、明沟多,进山路径多、地形复杂。今年以来,平谷区政府组织相关部门持续开展打击黄金盗采行动,共劝回疑似盗采人员25人次,向市国土资源局平谷分局移交盗采嫌疑人4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