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产能各省目标相加应该会超过全国目标,  中国1-4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0.5%

大宗商品市场就喜欢制造一些小反差,最新的一次便属中国钢材期货了。上周中国钢材期货录得有史以来最差单周表现,但与此同时出炉的经济数据却显示可给价格带来基本面的支撑。  上海期交所交投最活跃的螺纹钢合约上周大跌12%,创下合约2009年推出以来最大单周跌幅。  与4月21日所及年内收盘高位相比,现已下跌约25%,部分回吐从去年12月所及纪录低位反弹取得的80%涨幅。  然而就在上周钢材价格大跌之后,5月14日的数据显示,房地产投资成为中国经济中难得的几个亮点之一。  路透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测算,4月房地产投资较上年同期增长9.7%,与3月相同。  国家统计局也表示,1-4月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增长21.4%,增速比1-3月的19.2%提高2.2个百分点。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速创2013年4月以来最快。  由于建筑业是钢铁消费的主要行业,上述数据为螺纹钢今年的涨幅提供了一些依据,尤其是再考虑到基础建设支出的增加。  建筑业向好的局面,在周末出炉的经济数据显得颇为突出,因其他数据大多表明中国经济仍难以重拾动能。  中国4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低于市场预估的成长6.5%。  中国1-4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0.5%,低于第一季时的增长10.7%,4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1%,路透调查中值为10.5%。  这些经济数据远远算不上是灾难式低迷,但确实凸显出中国企图为经济重新点火的挫折,尽管房地产开发投资的数据高于预期。  毫无疑问,钢价及铁矿石价格在今年1-4月进入了泡沫区域,巨大涨幅并未得到基本面的支撑。  铁矿石现货较12月时的纪录低点跳涨了86%,4月21日达到了每吨68.70美元的高位。  当局采取了抑制市场过热的措施,中国的商品期货交易所上调了保证金比率和交易手续费。这些措施似乎起到了作用,铁矿石价格回落22%,5月13日收报每吨53.50美元。  关键的问题是,在中国房地产市场相对强劲的背景下,铁矿石和钢铁的合理价格应该是多少?  修正接近结束?  铁矿石价格一直受到进口增长的支撑。今年中国前四个月铁矿石进口同比增长了6.1%。  这主要是因为中国钢铁厂商对钢价飙升做出反应,纷纷增产。3月份中国钢铁产量达到创纪录的7,065万吨,4月则稍稍回落至6,942万吨。  即便考虑到建筑活动增加,人们也怀疑这种钢铁产量不断增加的情况持续不了太久,就会造成产量过剩。  简单来说,如果产能过剩的中国钢铁业继续维持接近纪录的产量,那么即使是最乐观的预估需求也会吃不消。  这可能促使钢价进一步下滑,反过来也会拖累铁矿石价格下跌。不过,鉴于供应方面有些乐观迹象,铁矿石价格下滑幅度或许不会太大。原因是主要铁矿石矿商削减产量预估,而且超大矿–西澳州铁矿石项目产量增加的幅度慢于预期。  市场涨势过旺之后,常常也存在过度回调的风险。但各种迹象表明,钢铁和铁矿石价格可能不会下跌太多,就会找到一个更符合基本面的交投水准。

中国最大的外资黄金生产商埃尔拉多黄金公司(Eldorado Gold
Corp.)周一(5月16日)宣布,已同意以6亿美元出售其在中国的剩余资产,以重点发展欧洲矿山。  埃尔拉多总部位于加拿大的温哥华市,是全球主要的黄金生产商和勘探商。该公司周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计划将其在白山金矿、滩间山金矿以及东龙项目的股份出售给银泰资源股份有限公司,交易料于今年下半年完成。  埃尔拉多还在土耳其、希腊、罗马尼亚以及巴西拥有矿山与项目。该公司表示,计划将出售中国资产所得收益用于发展其他业务。  “我们期待完成交易并推进我们内部项目的销售渠道,”首席执行官Paul
Wright在声明中指出。  周一,该公司股价一度上涨3.6%,至6.56加元。而现货黄金周一上涨了0.1%,今年已经上涨了20%。  2014年,埃尔拉多就曾表示将考虑出售或分拆中国资产组合。自此,该公司不时表示正在努力并于上月宣布将贵州锦丰金矿的股份以3亿美元价格出售给中国黄金集团的一个子公司。预计该笔交易将于第三季度完成。

为配合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中央已出台7个文件,涉及财税支持、金融支持、职工安置等方面。而截至5月13日,全国也已有至少16个省份公布了去产能时间表。有专家表示,去产能各省目标相加应该会超过全国目标。而目前部分省市已经着手去产能,今年下半年去产能大幕有望正式拉开。  部分省份砍得狠也出于环保方面考虑  在中央公布未来5年去产能计划后,各省也开始透露出相关去产能的政策或者目标。在煤炭领域,山西、内蒙古等产煤大省首先公布了各自目标。山西计划到2020年退出煤炭过剩产能1亿吨以上,内蒙古也将压缩煤炭产能1.2亿吨。目前,仅根据已明确公布目标的10余个省份的数据,各省煤炭去产能目标相加,已超过全国压减5亿吨煤炭产能的目标。  在各个省份制定去产能目标的同时,各大煤炭集团也纷纷出台去产能计划。作为中国最大煤炭集团的神华集团提出,从2016年开始,神华计划主动停产、停建煤矿12处,减少产能近3000万吨/年。  而在钢铁领域,河北要在未来五年内淘汰1亿吨产能,仅2016年就将率先减1000万吨。而江苏也表示未来将压减1000万吨以上的钢铁产能。  国资委首席专家、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部分省份在去产能方面动作很大,很重要的原因也是为了治理雾霾等环境问题。“各省的目标加起来肯定会超过全国的目标,国家的目标定得是可以达到的,稍微留有余地,各省目标加起来肯定会超过。”李锦告诉齐鲁晚报记者,去产能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有的省份已经开始,“全国范围内估计下半年就实施了。”  为逼退僵尸企业,浙江某地定差别电价  去产能的另一项重要举措就是“僵尸企业”出清。  李锦介绍,去产能面临的一大条件就是“僵尸企业”怎么划分。各地方在“僵尸企业”的认定上,均各有侧重。有专家指出,确定“僵尸企业”,不能用行政手段“一刀切”,应当在政府强化环保等监管执法的同时,更多地依靠市场化的选择。  据了解,由发改委等部门起草的处置“僵尸企业”工作方案近日有望出台,而各地对“僵尸企业”的处置早已引弓待发。对僵尸企业的处置,中央明确“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各地政策均有所体现,多数地市都采取了分类出清的方式。  重庆市对其国资系统旗下200家“僵尸企业”的清理方案是:对可重组或稳步退出市场的,盘活其沉淀的贷款;对必须破产清算的,不搞“一刀切”式的大规模退出,防止处置不当引发新的风险。  湖北省也提到,要列出“僵尸企业”名录清单,有针对性地拿出处置措施。  通过差别电价、环保节能政策等经济手段淘汰落后产能的办法在一些地方已经实施。浙江省余姚市河姆渡镇共有两三百家不锈钢企业,政府针对被评为D类的企业加收电价每度0.3元后,有100多家企业因此无法维持经营,最终选择退出。  企业用地再次出让收入可用来安置职工  在出清“僵尸企业”的同时,最大的难题就是职工安置。地方出台的措施中,大多对此作出了相关的规定。  对于安置资金的来源,有省份准备动用“僵尸企业”退出后土地补偿金及土地出让金。比如湖北省将“僵尸企业”退出的工业用地转用于第三产业时收取的土地出让金,优先用于职工安置和债务处置。而广东则统筹使用省财政现有支持技术改造、创业就业、社会保险补贴等专项资金,对出清重组“僵尸企业”任务重的欠发达地市给予倾斜支持。动用地方财政优先用于职工安置。  此次去产能将涉及180万人的分流安置,其中煤炭系统130万人,钢铁系统约50万人。在这个过程中,中央将拿出1000亿资金妥善处理职工安置。  1000亿分摊到180万人头上,平均每人能拿到5万多。“这1000亿是远远不够的。”李锦告诉齐鲁晚报记者,“买断的资金显然是不够的,更重要的安置手段可能是转岗。”李锦说,转岗一方面是随着原来企业的转型升级,在内部其他岗位上消化;另一方面是指有序地转向新经济等领域。  李锦表示,他相信会出现一个转业潮,而不是失业潮。  1000亿资金分配公式将于近日公布  尽管中央表示将拨款1000亿,用于职工安置,但这笔钱该如何使用尚无明确说法。近日一位工信部官员表示,“分流职工数量和去产能量都是影响因素,将会有比较详细的公式”,该项政策“将于近日公布”。  目前,配合去产能的8个专项文件,除涉及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如何具体使用的文件尚未公布外,其它财税支持、金融支持、职工安置、国土、环保、质量、安全方面的7个文件均已悉数出台。  为了争取获得更多的奖补,目前各地热情高涨,设定的钢铁、煤炭行业目标之和已经超过了中央拟定的目标,但这笔奖补资金到底如何公平、公正、有效地分配,自然成为焦点问题。在今年两会期间,财政部副部长刘昆曾表示,“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的讨论稿已完成,采用基础奖补再加阶梯式奖补的办法。奖补原则是以人为主”。  有观点认为,以分流员工来平均分配并非易事,这其中存在不同的用工形式、不同的工龄等问题。另外,是否以去产能数量大小作为资金依据也是业内讨论的热点之一。有人认为,不同的钢煤企生产效率差别较大,生产效率高的企业和生产效率低下的企业,淘汰同样数目的产能,涉及的职工却不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