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山西省煤炭资源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办法》,先进镁合金技术与应用

走进龙煤集团鸡西矿业公司东山矿建成于1954年的办公楼,二楼西侧几米宽的走廊,大得像个长方形宴会厅,太阳光透过钢化玻璃顶棚,让这里在冬日也有一种温暖和煦的感觉。矿上的人介绍,这是当年援华苏联专家每周开舞会的地方。  东山矿的前身,是1955年投产的小恒山矿。该矿曾因扭亏无望政策性破产关闭,2002年重新启动,又经多次变更,2005年恢复国有企业体制,并更名为东山矿。  在前几年煤炭行业的严峻形势下,东山矿始终保持盈利。今年前10个月,该矿外销商品煤122万吨,原煤完全成本控制在每吨198.82元,实现利润4.3亿元,是龙煤集团效益最好的矿井。对于这样一个有着60多年历史的典型东北老矿,这是怎么做到的呢?  改变考核标准  由考核产量变为考核销量,领导人人身上有指标,工人干活明码标价  在鸡西矿业公司副总经理兼总会计师陶良峰看来,东山矿近几年能一直保持盈利,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经过几年的调整,采掘接续从容,产量稳定;二是在煤质管理上下了很大功夫;三是狠抓内部市场化,原煤成本等多项指标控制得好。  东山矿总会计师李名海则认为,首先是转变观念,推动管理创新。  例如,从2014年开始,该矿不再“以产量论英雄”,而是考核销售量。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全矿都在看卖出了多少煤,而不是产了多少煤”。  不考核原煤产量后,他们通过技术手段,合理控制工作面采高,大量减少矸石升井。仅今年1月至10月,就减少排矸16万吨,节约费用640万元,降低成本1260万元。  为生产出市场需要的煤,他们合理生产布局,优化开采工艺,优质煤层轮流交替开采,井上严抓洗煤管理。今年1月至10月,商品煤回收率比计划提升1个百分点,增加效益1560万元。由于精煤产出量增加,精煤的销售收入增加1283万元。  今年,为解决一些自己管理改革过程中解决不了的问题,该矿专门派人去山东相似规模条件的煤矿学习经验,并认真组织全矿段队长以上干部学习。  在推行市场化管理中,该矿将全矿划分为六级市场主体,实行责权分级管理,建立内部价格体系,明确每个岗位的责任。  例如,将设备管理的租赁费,直接与专业副矿长的收入挂钩,让专业副矿长算好经济账,主动减少租赁设备占用台数,加大检修、回撤、损坏追查力度,严格控制外委修理。今年前10个月,节约修理费230万元。  普通工人也有直接指标与其挂钩,干活明码标价。“价格单塑封,跟饭店的菜单似的,让大家一看就明白。”李名海介绍,此举极大激发了工人的工作积极性。例如,以前矸石山有18名工人,活还干不完。运矸石多少钱一车明码标价后,现在仅剩8名工人,活抢着干。  严抓考核验收  领导完不成指标带头自罚,自行设计内部市场化平台,选聘安质员跨班验收质量  该矿随着市场化运行体系的逐步完善,现在每月汇总通报各项指标的完成情况,严格落实考核。  “领导身上的指标完成不了,带头自罚,给基层打个样。以后领导层也不‘坐大车’了,根据自己负责工作的完成情况,收入也会差异化。”李名海说。  市场化运行体系的关键之一是验收核算环节。为强化工程质量验收,该矿设置了安质员岗位。  今年8月,在全矿的瓦检员、安检员和材料核算员中公开招聘,现场考试,现场公布成绩及排名,共选聘了13名安质员。据介绍,安质员在试点段队,一个人做到对瓦斯、安全、工程质量、材料使用的全过程监督。安质员实行跨班检查,对照相应作业单逐条检查,工作质量、材料使用、工作量完成、电表计量等,都体现在作业单上,交班时双方班组长和安质员在作业单上签字。  李名海说,招考安质员的意外收获,是原先潜力没有挖掘出来的2名材料核算员脱颖而出,他们自行开发设计了该矿的内部市场化平台,为考核结算节约了费用,提供了便利。  坚持开源节流  成立面向全公司的电气维修中心,通过各种方式堵住漏洞、减少用工  据介绍,今年以来,该矿更加强化“收”“支”两条线的管理,在开源节流上继续狠下功夫。  例如,利用矿上废弃的浴池,成立了面向全公司的电气维修中心。电气维修中心免费为全矿机电技术人员、技术工人进行培训,考核合格后,技术人员可以利用业余时间到电气维修中心维修电气设备,修好的设备验收合格后,按统一价格向修理者支付劳务工资。该矿维修中心不仅为本矿服务,还面向全公司,为矿和技术人员个人增加创收渠道。  节约支出,主要体现在控制材料消耗、节约用电、减少人工费用等方面。  例如,取消全矿所有区队地面材料库19个,收回账外材料价值115万元,建立井下材料超市,改井区领料为统一配送,避免了材料跑冒滴漏现象,同时节省了人力。原19个材料库共38人,现在2个材料超市仅用6人,仅人工费一年便可节省150万元。后勤服务战线进行深度整合,减少了人工费用支出。  “东山煤矿取得的成绩,是几届领导班子奠定的基础。我们这些年,就是一边做一边改,一点点开源节流,以前人管人,现在制度管人。”李名海说,经过不懈努力,全矿人数最少减到2100人,今年前10个月原煤成本控制在每吨198.82元,全矿今年有望盈利5亿元。

山西提出,到2020年全省有序退出煤炭过剩产能1亿吨以上。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近日山西省出台了《关于严格控制煤炭资源配置的实施细则》(下称《细则》),要求从2016年开始,3年内暂停公开出让和协议出让煤炭矿业权,暂停煤炭探矿权转采矿权(划定矿区范围)审批。  《细则》还要求,鼓励煤矿企业进一步兼并重组整合。严格控制煤矿企业分立采矿权,采矿许可证数量原则上不增加。  “山西省早已明确‘十三五’期间原则上不再新配置煤炭资源,此次暂停煤炭矿业权出让,可以看做是进一步供给侧改革的举措之一。”煤炭研究网总经理马俊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到2020年退出1亿吨产能  山西省化解煤炭过剩产能的最终目标是,到2020年,全省有序退出煤炭过剩产能1亿吨以上。  今年4月24日,山西省委、省政府出台了《山西省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意见》,其中的30项工作任务都将制定实施细则。目前,山西省发改委、财政厅、国土资源厅等部门牵头制定的第一批8个实施细则已相继出台。上述《细则》即是其中之一。  山西省国土资源厅煤炭开发管理处副处长李锐说:“这个细则的核心可以用四句话来概括,从源头把关,严格控制煤炭资源配置,有效化解煤炭产能过剩,促进煤炭产业健康发展。”  山西省探明煤炭资源储量为2689亿吨,目前企业占用的保有储量已经达到1557亿吨。也就是说,目前已配置资源已经超过山西省探明储量的一半以上。  李锐介绍,对应到山西省1056座煤矿,一个煤矿平均配置1.3亿到1.4亿吨储量的矿业权,而山西省大部分煤矿矿井的生产规模为90万吨到120万吨之间。  “1.3亿至1.4亿吨的资源储量完全能满足现有煤炭企业生产的需要,也完全满足现有煤矿的可持续发展,特别是现在全国钢铁煤炭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下,就没有必要再继续配置了。”他说。  煤炭资源矿业权出让包括煤炭资源矿业权新立出让和扩大(采矿权含增层)矿业权范围出让。  据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有关负责人向媒体介绍,山西省煤炭资源矿业权配置实行规划指导下的煤炭资源矿业权出让年度总量控制制度,根据《山西省煤炭资源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办法》,煤炭资源矿业权出让年度总量经省人民政府批准,由省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公布,且煤炭资源矿业权年度出让总量可以为零。  除了不再新增资源,山西省还在加快建立健全矿业权退出机制,将通过矿业权二级市场推行落后产能市场化退出机制,对圈而不探、探而不采、以采代探、圈占资源不开发、炒买炒卖等现象,依法限期整改。  为了有效化解过剩产能,山西省要求严禁违法违规生产建设煤矿,对违法违规生产建设的煤矿依法实施联合惩戒。对目前未履行核准手续、擅自建设生产的16座煤矿立即停产停建。  今年4月初,山西省政府要求五大煤炭集团所属重组整合煤矿一律停产停建整顿。此后地市级煤监分局开始对辖区所涉及的全部矿井进行以“三真”(真控股、真投资、真管理)核查为重点的专项监察。  推动煤炭资源配置进一步改革  除了有效化解过剩产能,包括矿业权在内的煤炭资源配置管理也是山西省煤炭资源管理体制改革的一部分。  “这是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就任以后强力推动的一项改革。”煤炭研究网总经理马俊华说。  2014年11月,王儒林在大同、朔州、忻州调研时说,“我省煤炭资源配置到目前仍然没有实行招拍挂,成为全国主要产煤省中唯一没有公开出让矿业权的省份。煤炭资源配置特别是资源整合、企业兼并重组过程中,都是采取行政推动、政府决定的方式。”  王儒林提出要建立和完善煤炭矿业权一、二级市场体系。促进一级市场向公开化、公平化方向发展,除了国家有明确规定的以外,对新设立的煤炭资源矿业权采用招标、拍卖、挂牌等市场竞争方式出让,取消一级市场中对不同所有制矿业企业的差别化待遇。一年后,《山西煤炭资源出让转让管理办法》就正式出台。  事实上,山西曾是国内较早试点煤炭资源有偿使用的省份。2004年5月,在山西临汾、吕梁率先试点进行了整合煤炭资源、完善采矿权有偿使用制度的改革,随后在大同、阳泉等地进一步开展。  这次试点以产权改革为切入点,把煤炭资源转为资产经营,对采矿者实行资源有偿使用。  2006年4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在山西开展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政策试点。这次试点推进了资源市场化管理,完善了矿业权有偿取得制度,旨在形成企业节约和合理开发煤炭资源的机制。并规定矿业权出让收益中央与地方“二八分成”。  相比上述两次矿业权管理改革,《细则》更加强调煤炭资源配置的产业规划、政策指导。比如在鼓励煤矿企业进一步兼并重组整合方面,《细则》提出,“进一步兼并重组整合煤矿之间的空白资源可出让给兼并重组整合后的主体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过程中关闭淘汰矿井退出的剩余煤炭资源,可通过公开出让的方式,出让给相邻煤矿企业。”  经历了上一轮煤炭资源整合,山西的煤炭企业从2008年底的2200多家减少到2015年底的130多家,产业集中度明显提高。但2015年,山西省属七大煤企的产量是5.7亿吨,只占全省产能14.3亿吨的40%,产能最大的同煤集团占全省产能的11%左右。  一名山西省属大型煤炭集团人士认为,山西省煤炭行业仍然是完全竞争的经济形态。他认为,煤炭企业的出路应该是走出完全竞争的产业生态,否则,随着经济的复苏,落后产能很快就死灰复燃了。

“随着金属材料消耗量的急剧上升,在很多传统金属矿产趋于枯竭的今天,加速开发‘镁材料’,对保持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在近日举行的“先进镁合金技术与应用”高峰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轻合金精密成型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丁文江给出这一观点。  在丁文江看来,当前资源和环境已经成为人类可持续发展的首要问题,大规模生产工艺的出现和广泛使用,使地球表壳的资源日趋贫化,而镁是地球上储量最丰富的轻金属元素之一,可谓取之不尽,值得好好开发和利用。  作为最轻的工程金属材料,镁合金被誉为“21世纪的绿色工程材料”,因其独特优点,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最近几年,铸造镁合金、特别是高强耐热稀土镁合金在航空航天领域得到广泛应用,新的镁合金加工技术和创新应用更是在全世界不断涌现。  在论坛上,丁江文结合中国实际以及欧美、日本等国的发展状况,概述了镁基材料在汽车、航天航空、能源及生物医用等领域的最新研究与应用进展、发展方向及应用前景,并展望了镁基材料及成型技术未来面临的主要挑战。  此次论坛由上海金属材料近净成形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铸造工艺技术中心、八院铸造技术中心、上海航天铸造中心联合主办,上海航天精密机械研究所承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