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介绍拉合尔的优势集团到乌海侦察,  若是说铁矿石原材质价格是钢企的显性花销

  6月13日,天水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军带领市工信、自然资源等部门和开发区、甘谷县政府负责人,前往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天重江天重工有限公司,实地考察绿色短流程电炉炼钢项目,并就项目落地天水事宜进行座谈交流,达成初步共识。市委常委、副市长刘骁,副市长郝文杰,市政府秘书长王祥林一同考察。天津市工信局副局长刘启阁,北辰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庞镭,静海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大邱庄镇党委书记强兆柱等陪同考察。  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无缝钢管、焊管、装备制造、铜加工等产业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年生产无缝钢管350万吨。天重江天重工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化大型重工企业,年产大型铸钢5万吨、大型锻件10万吨。天津天丰钢铁是500强企业天津友发集团下属的重点骨干企业,年产钢220万吨、棒材200万吨。  近年来,随着国家产能调整,京津冀一带有大量钢铁产能退出,天水市及周边没有炼钢企业,每年有大量废钢销往外地。短流程电炉炼钢工艺,冶炼周期短、电极消耗低、环保水平高,技术先进成熟,在天水市承接转移短流程电炉炼钢项目,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可就地转化大量废旧钢铁材料,实现资源循环利用,有利于发展新型工业产业。  在与3家企业座谈时,王军介绍了天水市基本市情和发展电炉炼钢项目的交通、资源、市场优势。王军说,天水是甘肃省第二大城市,文化底蕴深厚、区位优势明显、生态环境良好,是全国老工业基地,工业门类齐全、基础较好。近年来,天水市委、市政府抢抓“一带一路”建设机遇,高度重视工业项目建设工作,吸引了国内诸多实力雄厚的知名企业前来投资兴业,并在城建、交通、文旅等领域谋划实施了一批补短板、利长远的重大项目。多年来,天津市对天水市对口帮扶,为天水经济发展、脱贫攻坚做出了积极贡献。希望天津市工信局一如既往关心支持天水的发展与建设,多介绍天津的优势企业到天水考察,在产业扶贫方面给天水给予更大的帮助。也真诚邀请天津的企业到天水多走走、多看看,在更多更广泛的领域携手发展、互利共赢。天水将着力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努力推动双方高效务实合作。  刘启阁、庞镭、强兆柱等天津市有关领导表示,天水有着非常巨大的发展潜力,投资环境优越,双方合作有着良好的基础和前景,下一步将加强与天水各有关方面的沟通,积极开展绿色短流程电炉炼钢项目前期论证考察,积极推动项目落地,同时继续发挥东西部扶贫协作的优势,在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等方面加强与天水的务实合作,助力天水经济发展和脱贫攻坚。  据《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网之前报道,今年5月11日,天津正式印发实施《2019年度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工作计划》(以下简称《工作计划》),《工作计划》提出,突出单位面积排放强度管控,加快推动传统产业绿色化、生态化改造,推动江天重工、天丰钢铁、轧三钢铁整体退出。  此外,天津市还提出了“局部退出、减量提升、绿色发展”新思路,目前已压减钢铁产能800多万吨,到2020年,辖区内钢铁产能控制在1500万吨左右,基本破解“钢铁围城”问题。

  今年“黑色系”的明星无疑是铁矿石。致300余人失踪的巴西矿难打破了供需平衡,铁矿石供应由过剩转入紧缺,价格更是由过去的60美元/吨上涨至100美元/吨,涨幅超过60%,创下5年新高。  这自然也成为黑色系产业链业内讨论的焦点。6月15日,在陕西韩城举行的第五届陕晋川甘建筑钢企高峰论坛暨第二届西南钒钛钢铁论坛上,包括陕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杨海峰,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上海董事长朱军红等均对此表达了看法。  业内有分析认为,废钢可对铁矿石价格上涨起到抑制作用。与此同时,坚挺的铁矿石价格同样对钢铁价格形成支撑。  矿难导致供需关系变动  在论坛上,热议最多的是正在“风口”上的铁矿石。由于国外矿难导致铁矿石供应由过剩转入紧缺,出现供需失衡。  今年初,全球铁矿石四大巨头之一的Vale(淡水河谷)发生矿难。事故尾矿采用的上游式尾矿筑坝法(Upstream
tailings)被认为是导致矿难的核心原因。此后,巴西监管部门吊销了其东南系统的Brucutu矿区营业执照,该矿山的年产能为3000万吨。  业内数据显示,该重大矿难直接导致铁矿石年度产量缩减6000万~7000万吨,而铁矿石价格更是由60美元/吨上涨至100美元/吨,上涨幅度超过60%,创下5年新高。特别是从3月末开始,Vale限产影响到真实发货量,叠加澳大利亚飓风等因素,全球铁矿石发货量明显减少。  《每日经济》注意到,目前,铁矿主力合约更是达到了2015年以来的新高。  上海董事长朱军红表示:“全球三大矿山今年基本上没有增加铁矿石(供应),但钢铁产量在增加。”朱军红进一步分析道,钢铁产量在增加,铁矿在减少,原材料供应不上,价格自然就会上涨。同时钢铁市场给了预期,也有资本追逐,所以期货价格也在涨。后期的核心点还需关注涉事矿山能否复产。  事实上,铁矿石和黑色系产业链是面包与面粉的关系,面粉价格猛涨,“做面包”的钢企自然苦不堪言。  “铁矿石价格上涨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大。”陕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杨海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前几年,铁矿石价格稳定在60美元/吨左右,这对过去几年钢铁行业的复苏以及取得高效益,都起到了很好的支撑作用。然而今年随着铁矿石价格上涨,钢企的效益急转直下。1~4月,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下滑了30%左右。  “我们在内陆地区,还要算上陆地运输成本,物流成本还要高出300元。”杨海峰继续说道,除铁矿石成本之外,钢企还要承受“双焦”之一的焦炭成本。最近一段时间,焦炭价格也有上涨苗头,4月底至5月底,焦炭价格连涨三轮,区间涨幅高达300元/吨,“下半年钢企的盈利不容乐观。”  《每日经济》注意到,尽管成本端上涨,但钢企依然有利润,足以维持开工生产。因此,下游钢企需求旺盛,铁矿石港口库存量继续回落。5月份,国内铁矿石港口库存同比减少3121.62万吨。  杨海峰对强调,资本市场炒作铁矿石期货,这里面有国内外两个方面的因素,希望引起进一步重视。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也表达了对铁矿石价格持续上涨的担心:“这助涨了市场投机氛围,使得利润重心进一步转向钢铁产业链的上游。”  废钢可抑制铁矿石进口  因为供需关系变动,铁矿石生产企业在黑色系产业链上游的议价能力有所增强。但这并不意味着铁矿石可以“为所欲为”,目前庞大的废钢市场或可抑制铁矿石价格上涨。  废钢和铁矿石可以说是黑色系原材料“两兄弟”,具有此消彼长的负相关性。若铁矿石价格上涨,钢企则倾向回收废钢冶炼。  钢铁业内将地条钢比作“地沟油”,因其属于劣质钢。但随着近几年针对地条钢的打击力度加大,废钢供应量陡增,废钢比增加的趋势十分明显。朱军红提供了一组数据,在钢铁产量增长的同时,废钢比大幅提升,从2015年的15%上升至2018年的24%。  “废钢产量增大,长远看,铁矿石价格不会一直这么高。2018年,集团添加废钢的数量在增加。”杨海峰称,集团这两年通过废钢增产的幅度很大。所以,在他看来,政府可以出台相关政策支持废钢,这利于抑制铁矿石进口。  最近,中钢协对火热的铁矿石行情泼了冷水,称随着国外矿山供应量逐渐恢复、铁矿石港口库存量增加,后期铁矿石价格或将有所回落。中钢协认为,钢铁产量小幅上升,铁矿石需求增长有限。据中钢协披露,4月中上旬,按会员钢铁企业平均日产量估算,全国日产生铁216.31万吨,环比上升1.37%。生铁产量小幅增长,不会对铁矿石需求产生进一步的拉动作用。铁矿石市场总体上仍呈现供大于求的态势,再加上国产矿和废钢用量的增加,难以支撑铁矿石价格持续维持高位水平。  从另外一个维度看,钢铁市场应用终端仍然是供需两旺,铁矿石港口库存仍在持续消耗。坚挺的铁矿石价格同样对钢铁价格起到了支撑作用。  在业内看来,铁矿石价格仅是影响钢企成本端的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的重要因素来自环保。  日前,生态环境部、国家发改委等5部委联合出台《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提出全国新建(含搬迁)钢铁项目原则上(相对于此前的征求意见稿,《意见》新加入“原则上”三字)要达到超低排放水平。推动现有钢企超低排放改造,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企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显进展,力争60%左右产能完成改造,有序推进其他地区钢企超低排放改造工作;到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钢企超低排放改造基本完成,全国力争80%以上产能完成改造。在李新创看来,这可以说是史上最严“超低排放”。  “投资强度大,陕钢集团超低排放改造至少需投入25亿元资金,这对企业经营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杨海峰也对表示,资金投入是困难之一。最大难点还是无组织排放的控制和改造,集中表现在原料准备工序,涉及到原料的装卸、堆放、筛分、配料、转运等环节,排放点多而分散,系统治理的难度很大。  超低排放不仅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同时也需要技术手段升级。多位与会专家及政府官员认为,未来钢企的环保要求只会高不会低,相应环保问责机制也非常严格。  如果说铁矿石原材料价格是钢企的显性成本,那么环保技术提升相当于隐性成本,二者均对钢企未来经营形成约束。  业内担心产能增加过快  《每日经济》注意到,尽管目前钢企效益尚好,但业内却对下半年钢企的经营形势持悲观态度。  “下半年钢铁行业外部环境仍然存在不确定因素,下行压力依然存在,钢企利润预计将承压下降,钢企对未来预期应以谨慎为主,注意控制产量,避免供需矛盾加剧。”杨海峰表示。  同样表达类似看法的还有国家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钢铁处处长徐文立,他说:“今年钢企总体形势可以,但下半年有所悲观。但总体还是比较好的年份。”  业内悲观的原因之一是担心产能增长过快。  “2019年前4个月,粗钢产量3.15亿吨,同比增加10%。4月平均日产283.4万吨,为历史最高值。”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苏伟给出这样的数据,来说明粗钢产量在增加。  李新创认为,未来行业竞争形势不容乐观。“2018年粗钢产量突破9亿吨,但尚未建立起有效的防范产能过剩的长效机制。”李新创担心再回到数量扩张的老路,不利于钢铁产业提高发展质量和转变发展方式。  徐文立认为,政府、协会、企业应共同发力,努力建成钢铁去产能长效机制,严禁新增产能,“不要让去产能的结果回到从前”。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业内人士表示,钢铁行业下游基础设施、机械等部分行业的增速会提高,粗钢消费量仍然保持稳定。

  
据国家统计局:5月我国钢筋产量2181.7万吨,同比增长22.9%;1-5月累计产量9574.3万吨,同比增长17.1%。  5月中厚宽钢带产量1376.4万吨,同比增长8.7%;1-5月累计产量6297.6万吨,同比增长12.2%。  5月线材(盘条)产量1406.9万吨,同比增长16.0%;1-5月累计产量6299.9万吨,同比增长15.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